言商

只是看客。

这时候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恶劣之处。

我本以为,会有人跟我达成那种令我向往的关系,至少我可以和他说一些我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事,我们彼此依赖却坚强。后来我发现,其实不坚强的是我。

我总是很容易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因为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挺不值一提的,只有茶余饭后消食解闷的价值。只要我意识到一个人可以依赖,我就会慢慢黏上他,讲一些给他带来麻烦和困扰的事,并且越来越受不了他的疏远,和长弧。

每次一段关系结束以后,我总在想,我说的那些感情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捏造出来在自欺欺人。有个现实我不愿意承让,就是那些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我甚至分手当天还报着甩了人的愧疚,第二天就轻松地浪荡起来。

这挺像我的,实在没什么事能困扰我多长时间,逞逞口头之快就过去了。甚至另一个当事人也会在夜深人静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消失在我的列表。

我没有至交,甚至没有一个固定的人可以让我和他吐槽或者是倾诉。我转发消息记录的去向几天一变,不想让一个人了解我太多,也是不想那么多次打扰同一个人。

相交线?别了吧,我和人的相处模式比较像双曲线,不相交的那种。

我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待着最轻松,那些事让他烂一烂就好了,甚至过上两个小时,我就会觉得这并不重要。

曾经有很多人,大概不止五个,跟我说不要把事情都憋着,说出来会好一些。比较可笑的是,我倾向于把无关紧要的事拿出来和他们聊聊,真正能够撼动我的烦恼,我连语音都懒得发出来。这挺累的,真的。更何况,这些劝过我的人,各种原因之下,我现在也没办法找他们去说话了。

我连自己都不喜欢,谁能住进我心里?

评论

© 言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