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商

只是看客。
圈名正式改为 阿洁07

一点感想

无所谓太阳照常升起,我只是个背着星辰归去的人。

试问数年苦读屡次赶考,文人墨客抱着何种心态为哪般,尽管思考过太多遍,我如今还是愣怔。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天地不知古今不晓,我就是这么个人,很遗憾。

况且又没恒心,飘飘然度日。我不再揣摩别人对我的想法,但我明白那些东西必定是负面的——即使不是,我几斤几两自己心里也有数。

最近在看报,光明日报和人民日报的头版。

说起来一个满脑子公式的理科生,整天思考怎么改个蛋白质治个病,怎么把某些器官移到一起,怎么实现社会的大和谐。

等到理科生认认真真学起语文,才仰天长啸巴不得高中重来一次,“理科生写作文为什么要用政治知识?”——老天,我政治...

非常难受,没有退路。

这时候我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恶劣之处。

我本以为,会有人跟我达成那种令我向往的关系,至少我可以和他说一些我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事,我们彼此依赖却坚强。后来我发现,其实不坚强的是我。

我总是很容易把自己的事告诉别人,因为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挺不值一提的,只有茶余饭后消食解闷的价值。只要我意识到一个人可以依赖,我就会慢慢黏上他,讲一些给他带来麻烦和困扰的事,并且越来越受不了他的疏远,和长弧。

每次一段关系结束以后,我总在想,我说的那些感情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捏造出来在自欺欺人。有个现实我不愿意承让,就是那些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我甚至分手当天还报着甩了人的愧疚,第二天就轻松地浪荡起来。

这挺像我的,实在没...

实在是太喜欢这几句了,做个极简壁纸。

我真的很惊讶,可能是我老了。

以前,有些话我不会说的,哪怕我其实怕得要死,我特别想看对方回复我句什么,但是你酷,我就比你更酷,坚决不主动找人。

现在,我真的怕稍微有点不坦率就错过一切了。那种感觉很乱,我明明知道所有事情都会走到终点,但我私心希望他再给我多一点时间。

是我(…)

悄悄宣一下这个可爱的墙

我不管,我和我的同体都要吹喻。

我是说,阿洁,别再给自己挖坑往里跳了。

四月是真的很关键。

这边也没人认识我,刚好可以说说话。
我挺想念原来混过的全职群的,尤其是14年末15年初那个。

刚刚在一个大佬的空间里看到了熟悉的名字,悄悄地去戳他的空间。就是原来混群的群主,刚开始玩得特别好,后来解散了,单删了,最后我这边也删掉了。

没准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矫情,因为前年我还在他列,有个说印象的空间,才知道其实已经单删了。

忽然特想跟自己说,别人凭什么记得你,你当时不过是个刚入全职圈的小白,戏都对不完整,也不努力学,活该一直透明。于是现在别人成了大佬,你还是一次次被u的咸鱼。

不知不觉,在全职圈第四个年头了啊(buni)。

© 言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