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商

只是看客。

【方王/24h】一个人看海

x我大概下午四點半才開始寫這一篇文,質量可能不高

x方士謙x王傑希only

x可能有部分梗來自另外的太太,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的

x好久沒寫方王了不知道能不能寫出那個感覺

xbgm《失落沙洲》徐佳瑩

x以上?


——

王傑希看見了那個站在一堆記者中間朝他微笑著的的身影,臉上劃過一絲驚訝,隨即又被遮掩過去。

“不好意思,能不能重述您的問題?”

——

那是王傑希的退役發佈會,微草下一任隊長由高英傑擔任,王不留行也將根據高英傑的意願決定,是自己留下使用還是留給王傑希。

高英傑沒有當即表示,只是告訴記者們請期待下一屆的聯賽。

有記者聞到王傑希退役之後準備幹什麼,王傑希的眼睛閃了閃,再一次看向那個位置,卻發現,那裏已經沒有人了。

“大概是找份工作隨便做做吧,畢竟打了這麽多年遊戲,上學時學的那些知識早就忘的差不多了。”

“那麽,王隊準備什麼時候找個女朋友呢?”

“……這個?你們還沒有資格插手我的私人生活吧?”王傑希笑了笑。

那個記者訕訕縮了回去,又有下一個記者搶到空,提出了下一個問題。

——

發佈會結束,王傑希還是跟著微草的車輛回到了宿舍,雖然東西已經收拾好了,但是王傑希總還是要看一看微草的。

王傑希把微草隊服外套脫下來,疊好,放在了桌子上,旁邊還有微草一行人的合影,那是他們拿到第二個冠軍的時候官方給出的合影。

再次走出宿舍的時候,微草眾人都出現在了王傑希的面前。

“……隊長,這是給您的。”高英傑把背在背後的雙手伸出來,遞給王傑希一個盒子。

“不用再叫我隊長了,以後你才是微草的隊長。”王傑希接過來那個盒子,對高英傑說。

“您是我們永遠的隊長。”劉小別說,也拿出一個盒子來。

“對!您是我們永遠的隊長。”柳非衝著王傑希瞇起眼睛笑了,“雖然……總是沒收我們的手機。”

“隊長,雖然我還沒有像師傅那樣,但是我會繼續努力!”袁泊清說。

“恩。”王傑希看著面前的這些隊友,點了點頭。

“會回來看我們的,對吧?”柳非衝著王傑希已經走到門口的身影說。

“一定。”


雖然說是週六,王傑希倒是起的很早,是為了去給退役之後的自己找一個住處,都這麽大人了,也不太方便再去麻煩父母,老兩口現在應該在世界旅行的途中吧。

那套房子王傑希以前去看過,朝向和環境都很令人鐘意,在一個高檔小區裏面,王傑希翻看著合同,最後在乙方那裏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中介把房子的房產證還有一繫列的合同和證明遞給王傑希,然後遞給他一張門卡和房子的鑰匙。

——

那套房子裏面已經有基礎的傢具了,但是王傑希還是決定再裝修一下。

——

那天在他退役發佈會上王傑希看到的人正是方士謙。

談到方士謙,王傑希有點頭疼。

二人共事的時候,方士謙是隊裏最不服管的那一個。午休的時候帶著一幫小孩子去網遊裏面推副本,集體訓練的時候更是浪得一比,好好一個奶,不好好奶別人非要別人求他奶才奶你。

但是王傑希是誰啊,對付方士謙這種人就要比他更浪。

——

“小隊長!奶不到了!”

“王傑希,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奶你!”

跟王傑希方士謙兩個人打就是燒顯卡,然後你還找不到王傑希在哪,等你找到方士謙的時候他已經又把王傑希的血線奶滿了。

“……方神王隊我們錯了……”

“知道錯了就好,來我跟你1v1。”

“不不不不不用了方神……”

——

之後他們兩個就在一起了。

兩個正當年的小夥子,私下裏片子也看過一些,王傑希和方士謙就順理成章滾上了床。

第一次進去的時候王傑希疼得齜牙咧嘴的,方士謙心急,擴//張沒做充分呼嚕呼嚕就捅進去了。

王傑希裏//面緊得過分,熱的過分,方士謙咬著牙左捅右捅,就這麽稀里糊塗地找到了王傑希的敏//感//點,換來王傑希急促的喘//息。

後來王傑希幾天都沒理方士謙,還是方士謙左哄右哄才給哄回來。

——

再後來方士謙退役了,招呼都沒打一聲就走了,留給王傑希一個模糊的背影。

王傑希一直想問為什麼方士謙不跟他說,再後來戰隊的事情一忙,他就忘了。

直到第九賽季的時候,方士謙主動給王傑希打了一個電話,問他最近怎麽樣,然後方士謙回了一趟微草。

“傑希?”方士謙接受了微草食堂里一幹人的歡迎之後,直接來到了王傑希的宿舍裏。

“……”王傑希沒有說話,只是瞥了他一眼。

“……我當初走是有原因的……但是過程太曲折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方士謙撓撓頭,頓時明白王傑希在在意什麼。

“傑希……王傑希。”方士謙叫他。

“……小隊長?”方士謙又衝他笑。

——

王傑希打開那套房子的門,想到了以前的種種,方士謙幾個月之前被家裡人叫走了,不知道去幹什麽,但是王傑希相信,他一定會回來。

——

打開臥室門的時候,他看到桌子上擺著個盒子,盒子下面壓著一張紙條。

「王傑希,願意嫁給我嗎?」

盒子裏面自然是戒指了,王傑希把那個銀色的指環拿起來,看見戒指的內側刻著一顆星星,然後邊上刻了WJX三個字母。

“你怎麽知道,我一定會答應,”王傑希轉身,一字一頓,“方,士,謙。”

方士謙正站在門外,微笑地看著他。

——

“那是,這不是我的小隊長嗎?”

-end-


小劇場:

眼:頭上的傷怎麽回事?

方:被家裡人打的唄。

眼:恩?(皺眉)

方:(把眼圈在懷裡親了親他)跟家裏人出櫃了,然後被打了唄。

眼:那你怎麽出來的?

方:這不是,想著你嗎?


真。end



抱歉,只來得及寫成這個樣子,好像毀了這個企劃對不起!

明早改,不知道定時能不能發出去。

——

帮 @黎明之翎 发,她是作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大概会解释一下的。

评论
热度(7)

© 言商 | Powered by LOFTER